Apple资讯

当前位置: 爱新闻 > 移动互联网

请问您叫什么名字?我叫求伯君

v2-d00c630fc4afb1bc1f7b8e9e15190473_r.jpg

您是哪个公司?

……我哪个公司都不是,我退休了……

哦?那您以前从事什么行业的?

我就是写程序的。

产品是什么?

……产品……有一个小小的软件,叫WPS。

那您叫什么名字?

求伯君!


西安办了一个“全球程序员节”,会场很大,大概1500人往上的会场座无虚席。西安市委书记、市长、工信部等领导都来了。但是作为一个IT媒体记者,参加“程序员节”关注的肯定是王永民、求伯君、鲍岳桥这些二王、三君、五杰成员。

本来安排有采访环节,是11:30-12:00,我凑热闹也按照媒体报了名。先在会场听会,流程这样安排的:市政府领导讲话,我刷手机;工信部领导讲话,我刷手机;什么什么领导讲话,我刷手机……直到求伯君上来,先说,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程序员。之后忆苦思甜,说了句:我建议,给程序员个假期吧,就今天,程序员节,放假半天。

大家轰然叫好。

求伯君接着说:每年1024都要放假!!!

可是今天是11月9日啊?

随后,王永民老先生上台。老爷子一上来,整个会场的“官方气氛”就一扫而空。老头子先是很敷衍的夸了下会议办的好,然后吐槽了一下拼音输入法——“我是河南人,发音不标准。刚才把陕西说成了山西很尴尬,用五笔就不会出这种情况了。”

顺便说一下,老爷子上去的时候,台上没有演讲台……领导下去,换程序员时候给撤了,大概大家认为程序员都是走动型的?没想到王老爷子这么严肃,也需要个演讲台……就赶紧又给搬了上来。但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演讲台的麦克是没有声音的,老爷子试了试,然后说:这是假的。

顺手把两个麦克掰弯按了下去……台下哄笑!

随后,老头开启了即兴表演模式。先声明了一下,虽然主办方只给了12分钟,但是他老人家面子大,可以拖延一小会儿……然后开始念稿子,但念着念着就跑题了,讲讲程序员应该一心为社会做贡献,汉字遇到了几个生死存亡的时间节点,编程是因为喜欢……总之,大概半个小时后……

在老人家带来的欢乐气氛中,会议继续,后面的“老程序员”们显然也受了感染,讲起来声情并茂,手舞足蹈……我也陷入其中,听这帮老家伙一方唱罢我登场,一个接一个在台上东拉西扯……一直到12:10,我突然一惊,才清醒过来……采访呢?

我冲出了会场,来到专访室……空的……

正在疑惑间,却发现旁边一个男人正严肃的对工作人员说:赶紧的,时间已经超了。现在进去把人都带出来。工作人员很为难:那我试试吧。

进去了会场,一会儿,带了一帮老程序员出来。进了会议室,随之后的是一大批的长枪大炮,把会议室塞满了。每个人身边都围着一堆人和机器,我试了试,靠近不了,也完全不清楚这个采访室怎么安排采访的。

我有点懵,就出去问那个工作人员,他说:这是地方媒体,带着采访任务来的。突然看到我脖子上也挂着媒体的牌子,就楞了下,然后说您也采访吧。我说这乱糟糟的,我进去找谁?他说我也不知道……

我就又向服务台走,想找个主办方问问,突然看到了求伯君……工作人员领着他进了采访室,我赶紧转头进采访室,然后发现求伯君自己一个人坐在里面,没人理没人问?我挤过长枪大炮,来到求伯君身边,自我介绍。结果他纠结了一会儿站起来跟我握了下手,干燥有力。

我说您坐您坐,我就想问您一个问题:当初为啥在WPS里设置了那么一个密码?

求伯君:……这是因为这么个情况……

旁边过来一个男子,手持相机:麻烦让一下,我拍照……

拍照,正拍,侧拍,俯拍,仰拍……

走了,又剩我自己了……我赶紧:不好意思,您接着说。

求伯君:当初还没有加密的类似产品,大家也没有加密习惯,我们想做这么一个东西,又怕有些人会随便设置一个密码忘掉,就设置了这个后门。不过这个后门也就是在测试版里存在,就发布了那么一个版本,后来的正式版都没有了。

我:但是我用过啊,记忆中用的都有。

求伯君:对,因为市面上流行的盗版都是用这个版本改的。正版发布的时候,都是没有这个密码的。

我:……啊,啊啊……(尴尬)

再想一个话题,不如问问他的退休生活?雷军胡搞他有没有意见?金山现在的奶奶样他气不气?西山居到底还有没有产品出了?刚想开口,过来一个漂亮MM,手持麦克风:我是xxx报社的,请您谈谈您公司发展的情况?

求伯君:这个,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MM:您是哪个公司?

……我哪个公司都不是,我退休了……

哦?那您以前从事什么行业的?

我就是写程序的。

产品是什么?

……产品……有一个小小的软件,叫WPS。

MM:哇,我用过,不小啊。

挤过来一个胖男,手里拿着一张纸:这位嘉宾,您的名字?

求伯君找了一下,画√。

这时我一看,原来那帮媒体已经采访完刚才的人,往这边来了。这边只有求伯君看起来像个“老”程序员。

果然,摄像机架上了,霸气:电视台的,大家让一下。几分钟。

采访,问问怎么看待西安,怎么看待程序员节,对西安发展有什么预期之类。然后。。从兜里掏出了和刚才胖男一样的纸:请问您叫什么?

“求伯君”,求伯君说。

我扭头出了专访室……话说,要不是看扛摄像机的小哥长得膀,我又胆小如鼠,真想给这家伙一脚。

出了会场,已然一点了。会场周边全是一群群啃汉堡的人……?我凑过去,听到他们说:一点半点名啊,都别迟到。进会场后,可以分散点,上午坐的太挤了……

尼玛,QTMD座无虚席!!!

热门推荐

iPhone和iPad 新闻客户端免费下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