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资讯

当前位置: 爱新闻 > 快讯

老乔为何要Apple Park园区设计成宇宙飞船

2005 年,五十岁的乔布斯站在加州库比蒂诺一望无垠的荒郊野外,让他心心念念的,是一艘“太空飞船”。2011 年 6 月 7 日,乔布斯站在库比蒂诺市政厅的一场会议上,发表演讲阐述了苹果要建设新总部的设想。这座大楼被描述为“像一座降落在地表的宇宙飞船”。它由乔布斯亲自参与设计和推进。你能从当时的视频中看到,那时候的乔布斯已经瘦骨嶙峋、声音沙哑。这也成了他最后一次公开演讲。

5 年半之后,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崛起了现代建筑史上最雄伟的杰作——苹果的新总部。苹果宣布这个乔布斯最后的“新产品”——新总部大楼被命名为 Apple Park,将于今年 4 月正式投入使用。

在如今这个时代,我们见过太多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很多公司恨不得让他们的总部大楼通天。而乔布斯却没有落俗套,将Apple Park设计成一个只有四层楼的巨大圆环,在圆环中庭设计了一座广场。建筑一共占据了 70.8 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 26 万平方米,可以容纳 1.2 万名员工。

虽然没有高耸入云,但苹果新总部却让很多人赞叹不已。当年参与新总部设计的乔布斯,为何会选择采用原型设计,把新总部设计得跟宇宙飞船一样呢?

其实,乔布斯知道建筑设计会对办公室文化的塑造产生影响,当年还在皮克斯的乔布斯就已经在这方面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理论。皮克斯动画工作室 CEO 埃德·卡特穆尔(Ed Catmull)最近分享了这么一个故事,看完这个故事你就能明白,乔布斯在设计新总部时心里都在想什么:

以前皮克斯办公室是在加州里士满一栋非常狭窄的高楼建筑里。但是到90年代中期,皮克斯已经渐渐发展起来,显然不适合继续挤在那栋楼里,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办公室。正好我们可以建设一处比较合适的总部——一处专属于我们的、适合我们需求的地方。史蒂夫全身心投入到新总部的设计中,今天我们所在的这栋雄伟的建筑,就是在当年乔布斯的设计上慢慢建立起来的。这一切来之不易。

对于如何强化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乔布斯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他关于总部的第一个设计就是基于自己的这些看法。他想设计一个独立的女士休息室和一个独立的男士休息室,可是 1998 年在一场讨论这些计划的会议中,有些人提出了异议。史蒂夫并没有据理力争,但是他显然非常沮丧,他只是想把员工都聚在一起,可是其他人并不明白他的意图。起初,乔布斯想努力找到能带来这种相互体验的最好方法。

然后他又想给每一部正在制作的电影设计一栋独立大楼,这样电影的制作人员就会有专属的空间,不被外界打扰。对于他的这个构想,我不是很确定,所以我请他和我一起来一趟公路之旅。

我明白,和史蒂夫共事的最好方式是证明给他看,而不是喋喋不休地劝说,所以我连哄带骗地让他和我一起踏上了伯班克之旅。在伯班克桑顿大道(Thornton Avenue)上有一栋四层楼高的大楼——Northside,我想让他看看这栋采用玻璃墙和铝材质建设起来的建筑。迪士尼动画在1997年入驻这栋大楼,他们的首部3D动画电影《恐龙》(Dinosaur)就是在这栋大楼里完成的。

不过上世纪40年代在这栋大楼里还发生过更广为人知的故事:洛克希德·马汀(Lockheed,世界军用飞机市场的领军企业)的臭鼬工厂(Skunk Works)部门就是在这里设计出喷气式战斗机、侦察机,至少还有一家隐形战斗机。我个人特别喜欢这段历史。Skunk Works 这个名字与Al Capp的报纸连载连环画《莱尔·阿布纳》(Li’ I Abner)有关。这本漫画里面描述了一座充满恶臭味的神秘工厂。在这个神秘工厂里一群基卡普“线下人”将臭鼬皮、旧皮鞋等材料捣碎,再加入一种会燃烧的神秘物质,生产出“臭鼬油”。为了避讳,基卡普的“乡下人”把这家工厂称为“Skonk Works”。

史蒂夫知道那天我把他带到那里,不是要和他讨论这部连环画或者是动画的历史,而是要让他看到这栋建筑。在它这个包容万物的空间里,几百名动画家在同一屋檐下同时制作多个项目。它的走廊是完全开放的,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我记得当时乔布斯对建筑布局的很多方面都有不满,但我们在这栋大楼里闲逛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我确信他已经收到我想传递的信息:为不同的电影项目设计独立的大楼会让人感觉与世隔绝。他亲眼见证了这种开放式内部格局更方便迪士尼工作人员共享信息,进行头脑风暴。

意外的联合往往会带来意外的惊喜,乔布斯对这种意外的威力深信不疑,他也知道创造力并非来自一个人的独思苦想。我们的 Northside 之行让他更确定了这种想法。一家创意公司如果把自己的员工独立开来,负责项目A的人在一个地方,负责项目B的人在另一个地方,结果往往会适得其反。

Northside 之行结束后,乔布斯再与建筑师开会,提出了独立大楼的设计原则。他完全将皮克斯新总部的建设视为己任。

你应该听说过这么一句话“你的员工是你最大的财富。”可是对于大部分管理人员而言,他们说这句话只不过是想要让听的人觉得舒服而已——就算管理人员真的认可这句话,也没有这几个人会因为这句话而改变自己的行为,或者是以它为标准来做出决策。但乔布斯就做到了,他就以这句话为原则,我们的新总部就是围绕这句话建立起来的。这栋建筑里的每一寸空间都是为了让员工有更多相遇、交流的机会,让我们能够有更多合作的机会,提高我们的能力,支持我们的电影制作。

后来在我们这栋新大楼的建设上,乔布斯是事无巨细必亲躬,从跨越中庭的拱形钢桥,到放映室里使用哪种凳子,无一遗漏。他不想有自觉障碍(Perceived barriers),所以选择了开放式的楼梯,让人有一种被欢迎的感觉。他只想给大楼开设一个入口,这样大家进进出出的时候才有机会打个照面。我们的会议室、休息室、邮件收发室、三个剧场、游戏室和餐厅全都在中庭。直到现在每天我们的员工都还是会聚在一起吃饭、打球,或者是和皮克斯的领导们聊聊公司的近况等。

这样的设计能够让不同人流交汇到一起,员工每天都有更多相遇的机会,他们可以更好交流。你能够感受到这栋楼里有一股能量在流动。史蒂夫以哲学家逻辑思维以及工匠人谨小慎微的态度来思考和对待此事。他相信使用简单的材料也能够建设出巧夺天工的建筑。他想让所有钢材结构就以它们本来的面目呈现,不上漆,他想让每一扇们都与前面齐平。乔布斯在新总部上投入了这么多精力,也难怪 2000 年秋季开园时,皮克斯人会把这栋大楼称为“史蒂夫的电影。”新总部从规划到建设到正式投入使用历时四年,而皮克斯人制作一部电影一般也需要四年的时间。

美国有“大厦情结”,很多公司会在总部建造高楼大厦,但这些建筑不过是管理者自我膨胀。我承认我曾担心皮克斯会深受“大厦情结”之害,但如今看来我这种担心是毫无根据的。皮克斯的总部就好像一片神奇的、肥沃的土地,自 2000 年感恩节周末搬入新总部以来,我们在那里收获了丰硕的果实。更重要的是,在我们员工的心目中,它让史蒂夫这名外援后卫成为我们公司内部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样的建筑设计给我们带来这样的工作环境,它非常值得效仿,而这一切都归功于史蒂夫。如今我们能够享受这样的工作方式,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感谢他的独特贡献,以及他对这种工作方式的理解。

热门推荐

iPhone和iPad 新闻客户端免费下载
回到顶部